• 東莞市漢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東莞市漢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 1
  • 2
產品分類

More>>

蜂鳴器自動化裝配設備
高速點膠機
繼電器自動化裝配生產線
開關類自動化裝配設備
無接觸噴膠閥
非標定制設備
機器人
聯系我們

More>>

東莞市漢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人:陳先生

             18688669575

             18173050587

咨詢QQ:1020301154

郵   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人:李先生

             13780045788

咨詢QQ:39516895

郵    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固話:0769-89809609

地   址:廣東省東莞市厚街下汴社區汴康路鴻福科技園C棟一樓


新聞中心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影響中國自動化的10大事件,值得您的關注!!!

發布時間:2018-10-23 14:42:33點擊率:
2014年即將結束,在將要邁進2015年的前一刻,我們回顧過去,對這一年里工業自動化行業發生的大大小小的熱點事件進行了一番整理,根據事件的熱度以及影響力,我們篩選出其中最典型的十大熱點新聞事件,具體如下(排名不分大小):

  一、越南打砸事件制造業外遷不如機器換人

  越南南部平陽等省5月13日發生大規模排華事件。在越華人稱,疑似有組織的越南摩托大軍見到華人開的工廠店鋪就砸,有十幾家中國工廠被點燃,截至5月14日下午,越南警方已經逮捕500名反華騷亂者。

  據越南媒體報道,越南近期發生針對外國投資者和企業的暴力事件對當地經濟造成嚴重影響,平陽省的6萬名工人因此失去工作。

  越南網絡媒體《越南快報》援引平陽省社會保險(放心保)局官員裴友峰的話說,在此次暴力事件中,外國投資者在當地的100多家企業不同程度受損,其中12家工廠被完全燒毀,另外10家工廠部分被毀。

  裴友峰說,由于許多工廠被毀或關閉,當地有大約4萬名失業者請求政府提供失業補助,另有約2萬名失業者獲得了一次性失業補償。

  在越南近期發生的暴力事件中,除中國內地企業遭受巨大損失之外,中國臺灣地區、韓國和日本企業也遭殃及。暴力還對國際產業鏈造成沖擊。給美國沃爾瑪和Target供貨的香港利豐集團一度暫停了在越南南部工廠的生產,因此可能導致供貨延遲。阿迪達斯和耐克的供貨商臺灣裕元工業集團也被迫一度暫停生產。

  不少國際投資人士表示,這是越南近二十年來針對外國企業最嚴重的暴力破壞活動,這將極大損害越南的國際投資形象。

  如果越南不能從此次事件中反省自己,繼續走老路的話,事情只會越變越糟,更多準備把工廠外遷的企業產生更多的觀望情緒,到時候要失業的就不止這六萬人了。

  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在這次事件中,受影響最大的是位于河靜省的中冶公司。蘋果供應商富士康16日宣布,因越南騷亂,該公司在越南的兩家工廠將自17日起停工三天。

  點評:近年來隨著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不少外資工廠紛紛撤出中國,選擇泰國、越南等人力成本較低的東南亞國家,雖然此舉在一定程度上節約了成本,但同樣這些國家也存在政治不穩定、基礎設施不完善等外在不利因素,因此選擇以遷廠來降低人力成本并不是明智之舉,不如使用機器人升級自動化生產來得更實在。

  二、墨西哥高鐵事件高鐵出海出師不利

  北京時間11月4日凌晨,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宣布,中國鐵建與中國南車及4家墨西哥本土公司組成的聯合體中標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羅高速鐵路項目,合同金額約合270.16億元人民幣。

  該鐵路全長210公里,連接了墨西哥城和該國第三大城市克雷塔羅,是中國企業在海外承建的首條時速300公里高鐵,也是墨西哥迄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

  其中,中國南車在該項目中承擔高速列車供貨,金額54.48億墨西哥比索(約合24.97億元人民幣),約占公司2013年營業收入的2.55%。而中國鐵建在建設部分所占比例則高達60%,計約300億墨西哥比索;運營維護服務部分所占比例為100%,計89.6億墨西哥比索。

  該項目線路全長210公里,設計時速300公里/小時(電氣化雙線有砟軌道),計劃建設工期1210天,運營維護期1800天,合同金額589.5億墨西哥比索(約合270.16億元人民幣)。

  然而令人詫異的是,在11月7日左右,墨西哥交通部長GerardoRuizEsparza告訴墨西哥Televisa電視臺,墨西哥總統恩里克·培尼亞·涅托(EnriquePenaNieto)撤消了11月3日的投標結果,并決定重啟投標程序。

  盡管事情一波三折,但業內人士認為,墨西哥高鐵事件意味著我國高鐵真正意義上的“走出去”。

  其實,進入2014年下半年以來,高鐵企業境外拿單的速度并未放緩,而且戰略布局已經逐漸拓展到全球主流市場上。截止到目前,國內企業已經在海外截獲上千億的訂單,在國家政府的支持下,中國高鐵產業利好不斷。

  在今年4月10日,由中鐵一局施工的委內瑞拉北部平原鐵路迪那科至阿那科段正線開始鋪軌,這是我國在南美洲鋪設的高鐵“第一軌”。7月25日,由中國承建的土耳其“安伊高鐵”正式通車,意味著中國高鐵在海外承建項目實現“零的突破”。10月13日,中國與俄羅斯簽署了“高鐵合作備忘錄”,俄羅斯計劃優先修建莫斯科——喀山段高速鐵路。

  11月中旬,中鐵建和尼日利亞政府簽署了一項利潤豐厚的鐵路修建合同。這條長達870英里的海岸鐵路將連接拉各斯和卡拉巴爾兩大城市。這項合約價值120億美元。新華社稱,這是迄今為止中國國企在海外簽下的單筆最大金額工程合同。

  點評:隨著國家扶持力度的加大,中國高鐵進入了高速發展階段,從技術引進到突然核心技術實現百分百中國制造,中國高鐵業已經名氣大振。如今,中國高鐵成功出海并同日歐巨頭競爭,海外大訂單也接踵而來,表明中國高鐵已經走向強國之列。

  三、馬航事件自動控制得與失

  2014年3月8日,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架從吉隆坡飛北京的客機失聯,迄今為止關于航班失聯的具體原因仍未明確。同樣也是馬航航班,7月17日,從阿姆斯特丹飛往吉隆坡的馬航MH17航班在烏克蘭東部墜毀,機上298人全部遇難。這兩起馬航事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同時已經不再僅僅是空難事件,它所涉及到自動化、智能交通、3D打印等行業知識,引起了工控人的思考。

  以馬航失聯事件來看工控熱點,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是拒絕過度依賴自動化技術。自動控制技術深入應用于航空的各個領域。但在自動系統日益增多的今天,飛行員手動操作經驗仍應得到重視。

  裝備了先進機翼和多項新技術的波音777被譽為“最安全的飛機之一”。波音777上配備有多種自動化系統。比如,自動駕駛儀在巡航過程中可按照預先設計的航向、高度、速度控制飛機飛向目的地。自動儀表進近引導系統(盲降系統)則能夠把飛機以準確航道引導到安全的低高度。但隨后接二連三發生“韓亞事件”和“馬航事件”。

  自動化已經成為航空安全的福祉,它可以提供手動操作無法匹及的穩定精確度。而越來越高度自動化的飛行系統,使得航空飛行員幾乎就不能完成飛行任務,他們掌控桿舵的技術正在逐漸退化,近年來飛行員和官員卻對“自動化成癮”使飛行員自身飛行技能下降表示擔憂。若自動化程度不高,飛行員時時刻刻需要對過程“把脈”,容易察覺異常現象的蛛絲馬跡,反而不容易出現故障升級現象。

  二是衛星傳感器助力尋找MH370。歐洲和北美團隊已開始研發相關系統,讓人們能更準確地標示出飛機的位置,并繪制出其飛行路徑。這些系統將利用以人造衛星為基礎的傳感器而非雷達接收信號,包括飛機每秒自動發出的關于其位置和速度的數據。

  陸基雷達目前能接收有關某架飛機位置的信息,但它的覆蓋范圍不包括海洋和遙遠的區域。陸基雷達也可與機載人造衛星通信工具共同使用。但這些通信工具需要提前進行試用,許多受到預算約束的航空公司也必須為之付費。

  盡管飛機自動發出的信號能指示出其所在位置,但這些信號仍會被切斷,馬航客機或許就出現了這一情況。而新的衛星傳感器可以為搜救工作提供援助,并幫助航空公司節省燃料。

  三是各國出動水下機器人搜尋黑匣子。自中澳艦船發現來自海底的脈沖信號后,這些信號到底位于何處,是否來自MH370的黑匣子,成為搜尋行動的焦點。對此,澳大利亞搜尋馬航MH370航班聯合協調中心總協調人休斯敦表示,澳大利亞防衛艦“海洋之盾”將繼續停留在原來海域,將使用水下機器人“藍鰭21號”搜尋黑匣子信號。“海洋盾牌”艦艇上還有美國派出的使用電子傳感器搜索海底的水下機器人

  除此之外,中國也派出海軍永興島號遠洋救生船參與搜索工作。該船上搭載有48名潛水員,25名技術人員,多套深淺裝具和輕潛裝具以及水下機器人、聲納測掃等設備,配有呼吸機、B超、心電監護儀等先進的醫療器械。這是中國海軍繼綿陽艦、井岡山艦、昆侖山艦、海口艦和千島湖艦之后增派的第三批救援兵力。

  四、昆山爆炸案無人工廠是趨勢

  8月2日,江蘇昆山中榮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發生爆炸事故,目前遇難者人數已增至71人,在院治療的傷員186人。據了解,造成這一事故的原因是涉事工廠車間粉塵濃度超標,遇火源發生爆炸。昆山“8·2”爆炸事故擺在眼前的一個慘痛教訓是工廠安全監管不到位,同時如果采用機器代替人工進行生產,塑造無人、智能工廠,那么當事故不幸發生時,是否能減少人員傷亡?答案不言而喻。

  魯迅曾經這樣定義悲劇:所謂悲劇,就是把有價值的東西撕裂給人看。無論這個定義在美學上是否準確,但是以其看待近期發生的昆山事件所昭示的中國制造業的現實,是極其準確的。

  昆山事件以慘烈的方式告訴人們,在中國制造業最發達的長三角腹地,中國制造的生存狀態,它的處境和未來走向。

  “8·2”爆炸事故引起人們對制造業轉型的反思。勞動力密集是我國制造業發展的一大優勢,此前我們曾靠大量的人工成本優勢贏得了“世界工廠”的稱號,雖然近幾年隨著人口紅利的下降,不少企業開始轉向越南、泰國等東南亞人口成本較低的國家開設工廠,但依靠廉價勞動力進行生產仍然存在于大部分中小企業的生產車間。而伴隨機器人時代的來臨,這一格局終將打破。

  機器人可代替工人進行高危環境下的作業,這一點在金屬加工制造行業尤為明顯。無論是輕金屬、彩色金屬、貴金屬、特殊金屬,還是鋼—金屬工業離不開鑄造廠和鋼/金屬加工。而且如果沒有自動化和多班作業,就無法確保生產的經濟效益和競爭力并減輕員工繁重的工作。

  對于此次工廠爆炸事故我們在感到惋惜的同時,不禁設想倘若工廠內部沒有任何員工在現場,那么當事故發生時就沒有人員傷亡。這并不是異想天開,事實上早在30年前,世界上第一個無人工廠就已經在日本誕生。

  無人工廠又叫自動化工廠、全自動化工廠,是指全部生產活動由電子計算機進行控制,生產第一線配有機器人而無需配備工人的工廠。無人工廠這種工廠,生產命令和原料從工廠一端輸進,經過產品設計、工藝設計、生產加工和檢驗包裝,最后從工廠另一端輸出產品。所有工作都由計算機控制的機器人、數控機床、無人運輸小車和自動化倉庫來實現,人不直接參加工作。

  隨著技術的進步以及人力成本的提升,無人工廠在世界范圍內逐漸普及。如今在汽車及飛機制造等領域無人工廠已相當普及。這些生產線幾乎都是機器人在操作,人在旁邊起輔助作用,比如在一些塑料配件生產的工廠,都可以實現無人生產。

  五、海爾裁員事件制造業轉型陣痛

  2014年6月13日,在沃頓商學院全球論壇上,張瑞敏語出驚人,“去年裁掉1.6萬員工,海爾今年還要大刀闊斧,裁掉1萬名以中層管理者為主的員工”。

  海爾集團人單合一的創新變革進入到深水區。海爾集團首席執行官張瑞敏在6月27日的一場演講上,引用了一個比喻,“雞蛋從外面打破一定是人們的食物,如果從內部打破則一定是新的生命”,算是對近期社會上海爾萬人裁員各種議論的一種回應。

  他的回應內容還有,對企業來講,變革到最后,最難做也最應該做的就是組織變革。海爾對于這場變革思考了很多年,也準備了很長時間。從2013年開始,從年初的8萬6千人減到年末的7萬人,今年預計還要減少1萬人。但如果認真解析來看,就會發現不但必須做,而且減少的人數一點都不多。因為這是互聯網逼著你必須這么做。

  張瑞敏自己可能也沒有想到,自己6月14日在沃頓商學院全球論壇發表的一次演講,會引發這么大的社會反響,不是針對海爾這場商業模式大變革本身,而是針對其中關于海爾大規模減員的論述。“很多人對此議論紛紛,認為太不可思議了,非常危險,也有很多反對意見。”他說。

  海爾集團內部高層感到不解,“我們感覺減員很正常。張首席(海爾內部對張瑞敏的統一稱呼)闡述海爾互聯網時代重塑商業模式的問題,系統性論述了那么多,都很好,外界不去關注,單單看到了海爾裁員部分。海爾也不愿意去回應這件事,任由外界評說吧。”海爾集團一位高級管理人員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張瑞敏6月14日的那場演講,的確達到了語驚四座的效果。他說,海爾外去中間商,內去隔熱墻,隔熱墻就是中層管理者。企業里面的中間層就是一群烤熟的鵝,他們沒有什么神經,不會把市場的情況反映進來。所以去年海爾去掉1.6萬人,去掉了18%。今年預計再去掉1萬人,主要就是中間層,還有一些業務變成智能化之后,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了。

  記者從可靠渠道獲得的數據顯示,海爾2012年期末,在冊員工總數為86000人,2013年期末減少為70000人,2014年5月末海爾在冊員工進一步減少為64955人。

  在海爾高層看來,海爾目前員工調整的走勢是創新轉型的必然結果。

  內部資料顯示,海爾集團2007年以來啟動人單合一雙贏模式創新,通過商業模式轉型、管理優化和智能制造升級提高人均效率和員工人均收入。海爾正在對傳統制造進行智能化升級,布局工業機器人。比如海爾滾筒洗衣機的一個車間經過智能化升級,原來這個車間需要45人,現在已經做到“無人化生產”了。

  六、中國南車與中國北車合并

  2014年10月27日,中國南車、中國北車及南車旗下上市公司時代新材均發布公告稱,因有重要事項未公告,公司股票停牌。市場普遍認為此次停牌或與上層要求兩家公司合并重組有關。

  早在今年9月,就有消息稱國資委正在力推中國南北車重新整合為一家公司,以便中國的高鐵技術更好地出口到海外。消息人士還透露,合并一事由國務院主導,但目前還在初步階段,雙方尚未接觸和談判。并且,南北車合并籌備小組于今年9月底成立,整合方案由中金公司具體操刀。而合并籌備領導小組組長為中國北車集團總經理、中國北車股份公司董事長崔殿國,副組長為中國南車集團總經理、中國南車股份公司董事長鄭昌泓。

  12月初,據媒體報道稱中國南、北車合并方案第一稿已完成,并上報決策層。由于截至10月27日停牌之前,中國南車總市值800億元,中國北車總市值790億元。一般而言,會考慮用市值較高的吸并市值較低的。因此、傳出第一稿初步方案的思路是,由中國南車增發股份吸收合并中國北車全體股東所持的股份,并按照商定的換股比例轉換為中國南車股份;換股吸收合并完成后,中國北車的資產、負債、業務和人員全部進入中國南車;中國北車作退市處理,合并完成后的公司暫定名稱為“中國軌道交通車輛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談及南北車整合的真正原因,接近整合的知情人士表示,南北車互相壓價競爭或是一個導火索,但絕非主要原因。有關方面更多的是希望通過此次整合,進一步提升我國軌道交通裝備行業的整體競爭力,并希望高速動車組這樣的高端制造產生輻射效應,帶動我國電子、電氣、材料、機械核心技術水平的整體提升。

  點評:在我國從制造業大國向制造業強國的轉型的思路下,高鐵作為高端裝備制造的領頭羊,南北車的整合可以避免競爭過程的相互壓價,有利于在國際上形成合力。但與此同時,雙雄時代的結束將造就一個獨霸、壟斷的時代。南北車無論誰是最后的獨霸,下游的客戶都會深感不安。

  七、西門子與通用電氣競購阿爾斯通

  2014年5月27日,西門子宣布,正式向阿爾斯通電力設備業務發出收購請求,最遲將于6月16日發出收購要約。而就在4天前,GE才宣布169億美元收購阿爾斯通能源業務的最終期限延長至6月23日,旨在爭取更多時間說服法政府。

  6月16日,西門子公司發表聲明稱,西門子將與日本三菱重工業公司聯合提交一份價值70億歐元的收購方案,競爭收購法國阿爾斯通公司。聲明說,西門子計劃全盤接手阿爾斯通燃氣渦輪機業務,包括與該業務相關的服務合同,為此西門子將支付39億歐元現款。此外,三菱打算參與40%的阿爾斯通蒸汽渦輪機業務、20%的網絡技術業務和20%的水力業務,并希望以股東身份最高持有阿爾斯通10%的股份,為此三菱將支付31億歐元。

  6月21日消息,法國工程集團阿爾斯通董事會在周六表示,已正式接受通用電氣對其電力設備的修改版收購要約。阿爾斯通董事會接受了美國通用電氣周五提出的收購要約,后者修改了以170億美元收購阿爾斯通全部能源業務的初始提議,使得修改后的要約對不愿讓這一行業翹楚落入美國手中的法國政府而言更具吸引力。

  根據通用電氣修改后的要約,阿爾斯通將向通用電氣出售其燃氣渦輪發電機業務,這是其電力設備部門中最大一部分業務。此外,阿爾斯通還將與通用電氣各出資50%成立數家合資公司,經營蒸汽及原子能渦輪發電機、可再生能源和電網設備這三項業務。而根據修改后要約的估價,阿爾斯通在主營這三項業務的合資公司中擁有的股份為35億美元,這意味著通用電氣對該項收購交易的凈現金成本將為100億美元。這是通用電氣有史以來最大的行業收購案。通用電氣也同意將鐵路信號傳輸業務以8.25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阿爾斯通,這也進一步抵消了收購交易的成本。

  同時,法國政府在周五意外宣布,將收購阿爾斯通20%的股份,從而成為阿爾斯通的最大股東,并成為通用電氣在將要成立的三家合資公司中的主要合作伙伴。法國政府將向阿爾斯通目前的最大股東、法國布依格集團收購阿爾斯通20%的股份,這也是其目前持有的阿爾斯通股份中的絕大部分。至此,長達2個多月的阿爾斯通收購案正式結束。

  點評:法國阿爾斯通是全球重要的發電輸電設備、火車和鐵路基礎設施公司,也是法國高鐵的制造商。西門子與通用電氣競購阿爾斯通一案,除了商業上的競爭之外,還有各國實力之間的較量,尤其是同處于歐洲中心的德法兩國,在該案中,法國國內的“德法平衡派”思想是導致西門子競購失敗的一大誘因之一。

  八、俄羅斯黑客入侵工業控制系統,攻擊上千家能源公司

  往日的網絡犯罪通常僅注重在PC機上傳播惡意代碼,并且以PC使用者為目標,不管他們是屌絲還是高富帥。而今,能源部門的各種機構已經變成網絡犯罪感興趣的目標了。2014年7月中下旬,安全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類似震網的惡意代碼:Havex,它也是被編碼用作感染SCADA系統的工業控制系統,這種惡意代碼可能通過使用一個按鍵就能夠使水電大壩停運、核電站過載,甚至關閉一個國家的電網。

  某安全公司稱,近來,一個稱為EnergeticBear的俄羅斯黑客組織使用一種復雜的網絡武器,已經使1000多家歐洲和北美能源公司受損,與震網相似,這種網絡武器可以使黑客們訪問到能源部門的控制系統。該黑客組織也被稱為“蜻蜓”,一個至少自2011年起便開始活躍的東歐黑客團體,并且自從2013年就一直使用釣魚網站和木馬對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能源供應商組織實施攻擊。

  賽門鐵克指出,逾半數入侵現象在美國與西班牙發現。但塞爾維亞、希臘、羅馬尼亞、波蘭、土耳其、德國、意大利和法國也被列為目標。賽門鐵克說:“這個‘蜻蜓’團體資源很豐富,有許多惡意軟件可供其使用,能夠從許多不同的方位發動攻擊。這些病毒不僅讓攻擊者在目標組織的網絡建立橋頭堡,也賦予他們進行破壞的工具。”

  報告描述了黑客偷偷惡意軟件進入電腦在電廠,電網運營商,天然氣管道公司和工業設備制造商。大多數的目標是在美國和西班牙。其余的都在歐洲。惡意軟件被用來竊取文件,用戶名和密碼。好的情況下:黑客要有價值的信息和敏感信息。壞的情況下:他們獲得了控制能力甚至破壞國家的能源供應。這些攻擊背后的動機似乎是商業情報。考慮到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重要性,這是一個很自然的結論。

  研究人員認為,這些黑客得到了俄羅斯政府的支持,因為他們看上去掌握著一定資源、頗為老練,而且襲擊均發生在莫斯科的工作時間。該組織采用的攻擊手段包括:釣魚攻擊,路過式下載(入侵目標經常訪問的網站,植入惡意程序)。

  點評:由于廣泛應用于冶金、電力、石油石化、核能等工業生產領域,以及航空、鐵路、公路、地鐵等公共服務領域,工業控制系統堪稱是國家關鍵生產設施和基礎設施運行的“神經中樞”。一旦“神經中樞”出現問題,整個國家經濟將受到嚴重破壞深圳癱瘓。

  九、富士康巴西工廠大罷工

  9月18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富士康在巴西最大的工廠有3700多名員工正在罷工,目的是為了爭取增加薪資和改善工作條件。自9月11日起,這些工人便開始罷工行動,直接影響了iPhone6和iPhone6Plus新機的出貨。

  據報道稱,這些工人希望公司給出一個新的薪資和工作方案。自2012年起,他們的工資就一直沒有改善。盡管該公司已經提出在兩周內給出了一份調整計劃和補救措施,但工廠工人拒絕了這份提議。

  除去富士康在中國大陸的工廠外,這家位于巴西的工廠是唯一向蘋果代工iPhone和iPad的工廠。工會負責人埃萬德羅?桑托斯(EvandroSantos)表示:“(富士康)需要向員工提供一個說明,使這些員工在一開始工作時,就清楚知道未來的職業發展規劃。”

  此次并非該工廠出現的第一次罷工。在2013年2月,該工廠工人也曾舉行大規模罷工,理由同樣是要求工廠在規定期限內提高員工待遇等一系列問題。

  工會負責人稱:“當前這里工人罷工導致生產停頓。我們希望員工工作被認可,受到尊重。我們當然不希望眼前的事情再次發生。”

  2012年,臺灣鴻在巴西圣保羅郊區的雷亞爾興建總面積達100萬平方米的產業園,投資總額達10億元巴西幣。該工業園將設立5個生產工廠,分別生產Cable、數碼相機、觸控面板、LED、印刷電路板及其他電子零件,最后還會為智能手機、平板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提供成品組裝流水線。富士康預計,本次投資將給當地直接創造1萬個就業機會。

  在不到兩年時間內,富士康巴西工廠以同樣理由進行的第二次工人罷工。2013年2月,富士康巴西工廠工人曾舉行大規模罷工,要求工廠在規定期限內提高員工待遇等一系列問題。

  富士康的新工廠面臨著挑戰。工人們因為各種原因舉行抗議,從過度擁擠的交通,過長的工時,食堂飯菜難吃,到缺乏員工職業規劃。

  另外,今年7月富士康巴西一輛滿載貨物的貨車日前從廠區去往機場途中遭遇12名武裝帶歹徒劫車搶劫,初估富士康損失逾2700萬臺幣(約550萬人民幣)。

  點評:罷工折射出的是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難題,互聯網時代造就經濟的發展,也造就了新一代工人的個性,在新形勢下,傳統的管理方法已經難以適應,用機器代替人工,降低人員需求,減少簡單重復的工作,用腦力代替體力才是大趨勢。

  十、浙江“機器換人”引發勞資糾紛

  2014年被認為是中國機器人產業元年,在國內機器人產業蓬勃發展的同時,機器取代工人也在不斷進行。雖然“機器換人”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人力成本,但處理不當時也容易引發矛盾。6月中旬,浙江天臺縣便發生了一起由于“機器換人”而引發的勞資糾紛。

  該事情緣起于企業引進一套高科技設備,想要裁減50多名職工。建廠4年多來,信威公司規模不斷擴大,一直在不斷招工補員。為謀求更大的發展,去年12月,企業管理層決定引進先進設備和工藝,提升生產效率,提高產品質量。然而,一個問題凸顯出來:引進先進設備和工藝后,許多人工活兒將由機器代替,意味著將產生一批剩余勞動力。對此,企業管理層的意見是裁員。選擇在這個時間節點的理由之一是,一些職工的勞動合同將于2014年1月30日到期。按照企業管理層的預想,此次將一次性裁減50多名職工,接近職工總數的三分之一。

  這么大幅度的裁員,在當地企業極為少見。盡管當地工會做了一些前期工作,意想不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當時正值春節前后,部分被列入裁減名單中的職工情緒激動,車間里醞釀著一股不安的氣氛。“我在公司好幾年了,平時工作也很用心,憑什么說裁就裁?”一線職工姜某跟其他即將下崗的職工一樣,接受不了丟飯碗的事實。1月底,少數對裁員抱有抵制情緒的職工采取了不合作態度,影響到企業的正常生產。

  企業管理層著急了。這時,企業工會指導員張鋒介入,并根據職工的意見,提出了分步解決的方案。根據張鋒的意見,企業方先期為8名臨近退休年齡的職工,聯系社保中心提前辦理了退休手續。“職工不愿離職,是怕找不到新工作。過年后肯定有很多企業招工,信威公司可以聯系其他公司,幫助職工找到新崗位。”信威公司認同了張鋒了解到的情況,在征詢職工意愿后,為20名被裁減職工在當地最大的一家企業里找到新崗位。

  這些職工的出路解決了,余下的職工怎么辦?職工們意見不一,表現出對企業的不信任,他們的真實訴求反倒被掩蓋。張鋒決定走法律維權之路。在多次征求職工意見后,工作小組理清了思路,梳理出社保、最低工資保障、工齡、年休假、養老保險、高溫補貼等7個共性要求。帶著這些要求,工作小組依法與企業方協商。企業方也明白了自己應盡的責任,最終向被裁減職工足額支付各類補償金50多萬元。  

上一個:新的工業革命影響塑料行業
下一個:自動化升級控制系統在汽車生產線的應用
返回 ] [ 打印 ] [ 關閉 ]

東莞市漢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本網站中所涉及的圖片、文字等資料均屬于東莞市漢勵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美工及程序設計:
金站網·通易建站

冰球子